新闻中心

【2022六都議員暗公報】超過1/4議員候選人來自政治家族,哪個縣市最多政二代?

延續現任或曾任議員的都議祖父母、父母親、員暗議員配偶的公報政治職涯,地方的超過政治世家在台灣或許多民主國家都不是罕見情況;台灣的政治家族如何影響政治版圖的分配,每每在地方選舉時,候選都能特別感受到。人來

2022六都議員暗公報針對六都共740位市議員候選人進行「身家調查」發現,自政治家族個最多政代具有政治家族背景的縣市候選人,總共有196位,都議等於超過1/4的員暗議員候選人都有政治家族背景,其中非現任的公報候選人(包括首次參選的新人)有77人(占39%)具有政治家族背景,而現任的超過候選人則有119位有政治家族背景;而哪一區、哪一黨的候選政治家族候選人最多?

桃園41人最多,「宗親」連結力量不可小覷

在六都當中,人來桃園市41人最多,自政治家族個最多政代等於有將近三分之一的人都具有政治家族背景;台中市有36人、新北市有35人具有政治家族背景,也佔了全市候選人中的約27%;日前《報導者》就曾訪問幾位「素人參政」的青年,就指出過去10多年來,雖然地方選舉候選人年齡下降的趨勢仍在,只是參選風潮由過往的運動青年、素人青年又回到了政二代、三代接班,而這樣的現象在縣市議員候選人中特別明顯。

暗公報統計-秉芳文章-v8

時代力量桃園市議員候選人簡智翔分析,桃園市自以前外來人口很多,當大家同樣都是「外地來的」狀況下,自然就會想要找到彼此的共通點,互相幫忙,一起在這個新地方打拼,所以各式各樣的同鄉會、宗親會、宗祠等在早期就開始蓬勃發展。

例如同樣姓黃、姓李、或者同樣來自雲林、來自山東的人,就會以此為辨別「自己人」,並且建立緊密深厚的連結關係,而這樣的關係網絡,當然也晦延續到選舉當中,「既然都是同鄉、既然是同姓,那當然就該互相幫忙」,簡智翔不諱言,從他2018年投入投入選舉到現在,在拜票拉票的過程中,很多地方甚至出現「只要姓氏對了就穩上了」「這個村子、這個里、這個社區幾乎都是同姓的選民就會支持同姓候選人」的情況。

以他的選區桃園市為例,近年湧入了許多的新選民,人口成長將近一倍,但是此次跳出來參選的「新人」,仍有許多都來自在地的政治家族的,像是民進黨的李柏瑟,其丈夫是2屆縣議員廖輝星;台灣民眾黨的黃成竣,父親是2屆縣議員黃哲鐘;民進黨的黃瓊慧,父親是5屆議員黃景熙;國民黨的張碩芳,母親是7屆議員劉茂群,姊姊張碩芬也在此次投入選戰參選第三選區。

一名觀察台中政治生態的NGO工作者L也解釋了台中的情況,他認為在台中傳統的地方派系之外,地方的家族仍具有一定影響力;此次整個台中有10位老議員退休,其中就有9位都推出政二代來接棒,交接率將百分之百。他認為可以觀察的除了後代接棒,還有妻子接棒丈夫的情況。

哪個政黨的「政二代」候選人最多?

六都共有740位市議員候選人,而具有政治家族背景的候選人,總共有191位,也就是約1/4的候選人都有政治家族背景,包括前總統、立委、議員、鄉鎮長、區長、里長的下一代,乃至於黨部主委的兒女、姪兒女、孫子女等。

在各黨當中,國民黨具有政治家族背景的候選人最多,共有84人,佔了國民黨所提的所有候選人中約4成3;民進黨有64人,佔了民進黨所提的所有候選人中約3成2;此次推出86位議員候選人的民眾黨,也有9人具政治家族背景。

據了解,因為國民黨對台灣的統治比較早,也因此有更多政治家族都在地方長期扎根經營,加上2014年後,國民黨相對較難獲得青年世代的支持,比起國民黨,有意從政的新人可能更願意選擇民進黨或者其他第三勢力政黨參選;所以對國民黨而言,與其向外求才,不如從內部「找尋可能人選」,因此到了2022年,可以看到國民黨在六都的候選人,有4成以上是有政治家族傳承。

而民進黨也有3成候選人具有政治家族背景;事實上,在2014年的318運動後,民進黨幾乎就確定了「青年牌」的路線,而蔡英文更透過各種對進步價值的支持獲得青年世代的高度認同;也因此除了吸引青年選票,讓青年參政也是黨的重要方向,候選人為了延續執政,自然也紛紛交棒給下一代,讓更年輕的臉孔出來吸票。

首次參選地方選舉的民眾黨,這次也有9個具有政治家族背景,例如參選台北市士林區的陳思宇,父親分別為無黨籍台北市議員陳建銘、姑姑為民進黨不分區立委陳靜敏;而參選台北市中山區的林珍羽,父親是退出親民黨的台北市議員林國成。

而推出46人的時代力量、推出24人的台灣基進,本次則沒有任何候選人具政治家族背景。

暗公報統計-秉芳文章-v8_2

政治家族好還是不好?

根據2012年、2020年針對地區議員、地區立委的得票研究,「政二代」通常一開始就能贏在黨內競爭的起跑點,且首次參選的政治二代也容易被政黨徵召或投入初選選區;而得到國民黨或民進黨提名、具參選經驗、或就是現任者的比例,政二代也都比非政二代高。也就是說,政黨在候選人提名和選擇的過程中,對政二代的候選人是較有優勢的。

而透過政治家族得得票率分析,也可以發現政治家族在歷次選舉中,參選親屬的得票率呈現中度到高度的正相關,顯示選舉支持在家族中延續與傳承。而政治二代的特徵為年齡輕、高教育程度、傾向在出生地參選。

NGO工作者L則指出,他認為家族政治近來出現的有趣現象是,這些掌握權勢的家族對地方的治理,可能會出現「分工」,除了傳統的上一代傳給下一代退休交棒之外,也有丈夫因故無法繼續參選因而交給妻子;除此之外,因應近年選民的「口味改變」,比起老年男性,年輕人或女性候選人可能更能吸睛、吸票,也因此派出子女或妻子參選,自己雖然退居幕後,但其實仍然在主導的狀況所在多有。

「他可能回歸本業去經商,做宮廟,或做他本來就更擅長的事情,可是其實還是在地方幫忙喬事情;而檯面上的民代的政治工作,例如準備議會的質詢這種事,就交給可能他讀政治系的小孩,但是因為大家都認識他,所以他選舉時出來幫孩子站台還是很有效,感覺很像變成家族分工。」


上一篇:2011年12月份要点监测浮法玻璃企业产、销、存、价等情况,市场研究 下一篇:GS杰士统一蓄电池46B24L适配奥德雅阁轩逸新阳光思域逍客汽车电瓶

Copyright © 2024 锦州乇吕代理记账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51LA统计